送你一匹飞翔的马

今天是儿童节,市长下令:所有的汽车都不许开动,让出马路给孩子玩耍!孩子们在马路上踢足球、折跟头,跳舞、踢毽子,别提多开心了。只有一个孩子不开心,这就是佳佳。佳佳先天双腿残疾,只能躲在角落里羡慕地瞧着。可是她真想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呀,于是她情不自禁地扑上去——扑嗵!她摔倒了,拐杖跌出老远。

一双大手将她扶起来。是一位和蔼的眼镜叔叔。

“小朋友,要帮忙吗?”眼镜叔叔问。

“谢谢,”佳佳忍住眼泪说,“我要回家。”

眼镜叔叔将佳佳送到家门口。一路上佳佳尽在流泪,眼睛都肿了。

“我想送你一件礼物,”眼镜叔叔突然说,“一匹飞翔的马,怎么样?”

“飞翔的马?”

“是的。骑上它,你可以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,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!”

佳佳的眼睛放出了光。“你是……神仙吗?”

“不不,”眼镜叔叔笑了,“我只是个童话作家。”

说完,眼镜叔叔一挥手,一道白光射进了佳佳的房间。

“再见,小朋友!”眼镜叔叔说,“祝你玩得愉快!”

眼镜叔叔走了,佳佳急不可待地拄着拐杖回家。拉开小屋门一看——啊,床边真的站着一匹小巧玲珑的白马,背上还长着两只漂亮的翅膀!

“你好。”飞翔的马回过头,温和地说。

“你……也好,”佳佳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它的鬃毛,“你能带我上天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“可是,我不会骑马,”佳佳的神色又黯然了,“我甚至连走路都不会……”

“你会的,”飞翔的马鼓励她,“你只要骑上来,我们就合为一体了。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;你想怎么飞,我就能怎么飞!”

佳佳试着跨上马背——一道电流闪过,佳佳发现自己的思想真的和飞翔的马合为一体了!她能够随意地控制它的身体,就象控制自己灵巧的双手!

呼!飞翔的马载着佳佳,冲上了无垠的蓝天。

佳佳先在孩子们的头顶盘旋一圈。大家都不玩了,停下来拼命为佳佳鼓掌。一位胡子花白的科学家惊奇极了,“现在的孩子真不得了!”他说,“总有一天,他们能飞到宇宙中去呢!”

告别小朋友,佳佳飞上高山,体会“一览众山小”的豪迈;佳佳还贴着海面飞行,让习习的海风拂面。一群可爱的海豚跳出海面,一边唱歌一边和她追逐……在百慕大三角洲的上空,她发现一群鸟儿聚集在一起,把天空都遮住了。

“先生们女士们,请作好准备,”一只戴眼镜的猫头鹰说,“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……”

“请等一等,”佳佳飞过去说,“你们在举行什么比赛?”

“地球飞行冠军赛呀,”一只雄鹰说,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佳佳。”

“它又是谁?”雄鹰指指飞翔的马。

“它是飞翔的马。其实我就是它,它就是我。”

“你可把我弄糊涂了,”雄鹰挠挠头,“你有什么事?”

“我能参加比赛吗?”

“我不知道,”雄鹰说,“猫头鹰先生,他们能参加比赛吗?”

“这是世界上最公平的比赛,谁想参加都欢迎!”

于是佳佳和飞翔的马也加入了队伍。一声枪响,比赛开始了。雄鹰仗着身强力壮,扑扇着翅膀一个劲猛冲;大雁则慢悠悠地滑翔,想以耐力取胜;小麻雀最机灵,它们为了躲避迎头风的阻力,跟在大雁后面上下翻飞……这是一场体力与智力的较量,谁都必须在节省体力的前提下,尽量飞得更快。可是佳佳和飞翔的马不用,佳佳只需要控制思想,而飞翔的马只需要扇动翅膀,两个人配合得非常默契。不一会儿,他们就将大队人马远远地抛在后面。

没办法,裁判长猫头鹰先生只好开着直升飞机追上来。

“请注意:穿过这片原始森林,就是比赛的终点,”猫头鹰先生说,“一定要小心,因为原始森林里有很多毒蛇猛兽!”

话音刚落,佳佳飞进了原始森林。森林里树木交错、藤条纠缠,还有毒蛇猛兽时不时呼地扑出来。可是佳佳操纵飞翔的马,灵巧地穿梭、躲避开了。到后来,毒蛇猛兽都不出击了,反而啪啪啪地鼓起掌来。毒蛇没法鼓掌,就拿尾巴甩树干,比鼓掌还响亮!

飞出原始森林,佳佳呼地冲过了终点。但是她没有停,因为她只想自由自在地飞翔,夺冠军可不是她的目标!飞到一块美丽的平原上空,佳佳突然觉得有些奇怪:平原这么漂亮,却一点欢笑声都没有!

“可能要出事!”飞翔的马说。

正说着,震耳欲聋的嗵嗵声炸响,一发发黑色的炮弹腾空而起!原来这里发生了战争!

“怎么办?”飞翔的马说,“我是不怕炮弹的,可美丽的土地、两边的士兵……”

“咱们把炮弹踢出地球!”佳佳握紧拳头。

飞翔的马长了四条比足球运动员还灵活的腿。它嗵嗵嗵就让呼啸而来的炮弹改变了轨道。炮弹在大气层中爆炸了,天空一片灿烂。

这时候,战争突然停止了。士兵们抬头望天:多美的礼花呀!这使他们想起了节日,想起了温暖的家,想起了亲人和朋友……

“喂喂,怎么停了?”蓝军的死神大将军气急败坏地跳出来,“快给我开炮,开炮!”

黄军的阎王大将军也大发雷霆,“谁不开炮我就杀死谁!”

可是士兵们不怕威胁,他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们不想打仗,我们想回家!”

佳佳从天上降落,“我看不如这样:让想回家的人回家,想打仗的人打仗。”

士兵们都说好,然后就兴高彩烈地跑回家乡了。剩下死神大将军和阎王大将军,两个人就你扯我的耳朵,我拧你的鼻子,扭打在一起。可是打了一会儿没观众,他们就不打了。

“真没意思,”死神大将军说,“如果真想决胜负,还不如下盘象棋呢!”

阎王大将军举双手双脚同意。

天渐渐地黑了,佳佳骑着飞翔的马回家。妈妈正站在门口,焦急地张望呢。佳佳急忙跳下来,飞快地跑过去。

“佳佳,你可回来了,”妈妈抹眼泪,“咦,你怎么会跑了?”

佳佳一愣。真的,自己不用拐杖,却能跑能跳啦!

“一点不奇怪,”飞翔的马说,“一个孩子连天都上过,还有什么事做不到呢?”

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,请发送邮件到:lianxi@wmqn.net